第两百二十八章 出京(1/3)

作品:《宅斗之春闺晚妆

云峥骑马出府之时,正是张大人派遣官兵来平阳王府捉人之际。

云峥被释放出来时,平阳王妃头风之症发作,因此只派了翠兰前来问候,自己没有踏足兰苑。现在云峥却是在这个时候遇到了被枷锁扣起来的“母亲”,头发凌乱,眼圈浮肿,好似几日几夜没有睡好觉一般。云峥赤目望着平阳王妃,眼中再没了依恋与不舍之情,有的只是不理解与悔恨。悔恨自己将仇人错认为母!悔恨隐藏在平阳王府的秘密现在才揭晓!

“等一下,我有话要问这位关押的夫人——”云峥一改口,其他人都惊呆了,尤其是接手这件案子的张大人。张大人与平阳王爷认识多年,又得以云峥的帮助,可办案的时候却绝不循私情。这时候当面押平阳王妃已经让他倍感尴尬,而云峥说的话更叫他堕入了迷雾中。

张大人一声喝令,队伍停了下来,自己带着随从走到一边,留他们“母子”话别。

平阳王妃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这一天,更没想到云峥会发现她的秘密。原先还企盼着云峥能救自己出去,可现在必然是不可能了。

“我问你,平阳王府中是不是私藏了十几年的人彘?嫣然是不是你派来监视我的?暗地里与元泰勾结、图谋不轨是不是你一个人的谋划?还有原本要送一位郡主去和亲,却改成了陆家女儿是不是你从中作梗?”云峥一口气问了许多话,随便哪一样都代表了平阳王妃骨子里的自私与专权,更代表了他们的亲疏关系。

平阳王妃从喉咙里哼了两声,随后仰面大笑,她以为她可以隐瞒一辈子的事情却在穆念雪进府后一样一样打破,所幸自傲地回复,“不错,都是我一个人所为,包括雪儿进宫养胎那次也是我的主意。知道我现在最后悔什么吗?最后悔认了一个贱人生的孩子做儿子!最后悔你将穆念雪这个灾星娶进门!”

云峥忍无可忍,看着在自己眼前发疯的平阳王妃腾起阵阵怒意,毫不客气地给了这个胡乱叫嚣的女人一巴掌!只是这样怎么能消除他心底的恨意?这么多年,云峥虽不满平阳王妃的所作所为,可是心底却是将她当母亲来敬的。她这样说不是寒了他的心吗?

“我告诉你,我会跟你认为的灾星厮守一生,也决不允许你再侮辱任何人!从此,上刀山下火海,我们一刀两断!”云峥愤怒地揪着平阳王妃的衣襟,宣言。

平阳王妃没再说什么就被官兵带走了,张大人称不能耽误了升堂的时辰。云峥在孙小的帮助下重新跨上马,看着一大批人离去心情始终不能平复。

“爷,您当心着点,小心别摔下来。”孙小看着坐在马上摇摇晃晃的云峥,担忧地提醒一句。

好不容易来到城门口,孙小打点了银子请人送一抬软轿来,云世子要入宫觐见皇上。

小太监银子是收了,却不给好脸色,“有腰牌吗,没有腰牌无论你什么达官贵人都不准进宫。就这点碎银子还想请轿子,都不够爷的跑路费!”

“他奶奶的,我——”孙小气急了,想要修理小太监却动不得手,只能口吐粗语。

“罢了,我们在旁边等候吧,看看能不能让人带我们进宫。”云峥打断了孙小,依旧骑马在宫墙下等候。

结果等到未时也没能进去,现在穆府与平阳王府里的人犯了重罪,谁也不愿意招惹,能避开都远远地避开。

没能等到人,云峥取下腰侧的玉佩递给要进宫的王太医,命他将这个带给穆念雪。王太医正要进宫去查探世子妃的病情,也就答应了。

重华殿内,一层层杏黄的床帐里穆念雪依旧昏迷着,没有醒过来。元晔除了处理国事,最关心的便是世子妃的病情,一有情况就问询,倒是将他后宫的妃子和皇后忘得一干二净。

后宫之中便开始传流言蜚语,说新帝怎样厚待一个外臣的妻子,又说世子妃怎样利用心机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 宅斗之春闺晚妆 最新章节第两百二十八章 出京(1/3),网址:https://www.bookcheng58.com/17/17616/19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