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竞技小说 > 谪芳 > 第五百零五章 芳心(1/2)

第五百零五章 芳心(1/2)

上一章谪芳章节列表下一页
有声小说,笔趣阁在线收听!
听得扶夫人做主,栾怡怔怔地停止了哭泣,噙着泪花瞟向发话男子须臾,也没瞧出他有什么能叫人醒来的胆识,不由得再次嚎啕大哭。

什么时候能等到扶夫人醒?

酡颜降向来只归属南国皇室,专门用于研究新降失败,解救中降之人,虽然过程极其残忍,却为南国皇室世代传承之宝。

更叫人匪夷所思的是,没了海船交流,为何会突然出现在相泽手上?更透过她的手下在璩琏母子身上。

要知道,即便南国要行使这般残忍手段,也是下在犯事死囚之身,从未荼毒任何一个无辜之人。

再过三日,她混入酡颜降的蛊虫定会被啃蚀一空,开始肆无忌惮的影响胎儿成长,待婴鬼长成不光能解相泽身上冰毒,更能与南国的所有降术对抗。

相泽如愿解了冰毒,那婴鬼如何处理?

她不想两条无辜的性命毁于她手啊!

思及此,栾怡又是一阵泪雨下哭诉道

“这岛上要是有谁能救醒扶夫人,我栾怡喊一声亲爹,亲娘都不成事儿!”

到了这步,她都没辙了还有谁能有办法?

“救一杀二的事儿,我终究做不来,好不容易放下脸面去求人,你这小混蛋把我带回来作甚?不求相泽那个大混蛋,谁来救扶夫人?”

相汯默了默,从未想过璩琏的病会与相泽扯上关系,那个海难之后病了十来年的小叔父,怎么说也是为救相芙而病,怎可能作为怀疑对象?

虽然相家分府而居,也没少过人前风光,人后非议,祖母在世一日,再多非议也未曾上过台面,小丫头这么一闹假也得成真了。

相汯拧起剑眉,喝声道“胡说什么!”

“我没有胡说。”栾怡被叱喝也没停下泣诉,接着控诉道,“最后三日,相泽再不交出解降之方,你们都得等着替扶夫人收尸。”抹了把泪,瞟着严肃不可违逆的相汯,冷笑道,“喔,不!婴鬼一成,连尸也收不着!”

相汯明显一窒,不知该作何应答。

“三日?”承昀星眸闪过喜色,这话中之意降术显然未成,仍有一线生机。

“我身边的蛊虫一旦耗尽,酡颜降必成。”栾怡毒蛊玩得再凶也没真闹出人命,真搞出人命不是拿着屎盆子扣在父亲头上?

她再刁蛮也不傻!

父亲宠是宠出了另个天地,分寸终究有的!

“原来扶夫人能撑到此时,竟是妳的功劳。”容静瞧着费尽心思闯入织云岛的小丫头,白髯底下不由得勾出一抹苦笑。

下降术是她,救人的也是她。

小脑瓜子究竟想些什么?

“我是存着私心上岛没错,相泽想要以婴鬼解冰毒也没错,可是我没想过真要扶夫人的性命,总以为相泽不会那么狠心……”栾怡哭声心虚得渐缓渐小。

“小叔父一病经年,怎可能放过能够痊愈的机会?”相汯虽不敢置信也不敢忽想活下去的私心。

姑母当年远嫁北雍产下双生子,举世皆知北雍不容,当年被偷偷摸摸送回相家扶养,早注定此生与北雍无缘。

祖母自是不舍得孙儿有了难,自是给了身份也给了尊荣,更在他为救相芙染了一身蛊降,不惜重金寻求解救之道。

多年来小叔父与东越皇家有诸多牵系,祖母多是睁只眼闭只眼,毕竟未真正影响相家,如若真为一己之私毁了相家数百年根基,是否还能置之不理?

北雍在小叔父心里如同一道抹不去伤痕,虽然祖母尽可能给了能给的一切,即便他有着仙风道骨的悠然之姿,终究仍有抹不去的恨意。

初犯病那几年,小叔父仍能以内息强撑过冬,到了近几年几乎年年犯病,连山庄夜晚风凉都待不住,甚至一动内息周身大穴即刻凝集成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
上一章谪芳章节列表下一页